歷史的“感覺” ——電影理論與羅森斯通的后現代史學思想
摘 要:羅森斯通是以電影研究著稱的歷史學家。他不僅認為電影可以成為史學研究對象,而且認為電影可以作為一種特殊的“歷史感”的載體,生成和表達書寫史學難以勝任的歷史信息。羅森斯通關于電影的史學理論觀點是對后現代史學思潮、特別是海登·懷特史學“形式論”的延伸和發展...
關鍵詞:R. 羅森斯通;后現代史學;電影
作 者:黃心 [ 北京師范大學歷史學院][論文查重]
正 文: 
美國歷史學家羅伯特·羅森斯通(Robert A. Rosenstone)一直致力于電影與歷史的交叉研究,如1995年出版的《再現歷史:電影與新的歷史結構》(Revisioning history: Film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a new past),2006年出版的《History on Film/Film on History》等,對歷史多種形式可能性的思考也是他在2004年《反思歷史的實驗》(Experiments in Rethinking History)一書中提出“實驗史學”的學術背景之一。國內史學界對羅森斯通的關注一直比較缺乏,本文簡單梳理他的史學觀點,并試分析其在“后現代史學思潮”中的位置。
一、羅森斯通關于電影的史學觀點
羅森斯通的史學觀點與電影密切關聯。他為電影作為歷史的手段進行辯護,破除書寫歷史的神話。“歷史學家傾向于用書寫歷史作品來批判視覺歷史,就好像書寫歷史本身是堅不可摧的、不存在問題一樣。”[1]后現代史學在形式和內容上都對傳統歷史進行反叛。在形式上,主要是60年代以來的被稱為“語言學轉向”的思潮,從實證主義哲學模式下居主導地位的經驗驗證性論述和正確邏輯性的自然科學概念,轉變到由以敘事和文本分析的文學模式占主導的新的歷史哲學形式,看重對歷史文本的情景化、結構化語言碎片的分析。海登·懷特在《元史學》中認為,歷史的敘事結構和修辭手法同樣是歷史研究的重要內容,而且應該被推向歷史研究的核心地位。此種理論的延續,是進一步拔高“形式”在歷史表達中的重要性和獨立性,以至于跳出文字表意的桎梏,進入到視覺化、影像化表達的維度中。羅森斯通便認為,文字只是“一種思想模式、一種過程、一種使過去在當前世界獲得意義的特定方式”[2],同樣影像的形式、電影的手段,也是意義內容的表現方式,能夠勝任歷史的表達,并且能實現傳統的書寫歷史不能達到的效果。
羅森斯通從幾個方面為電影的史學地位進行辯護。歷史題材電影為學院派歷史學家詬病,是因為后者用書寫歷史的標準去評價電影。歷史真實在電影和文字中有不同的表現,而影像手段是去追求藝術上的真實,而非實證意義上的真實。他反思到:將歷史搬進電影是否會喪失掉歷史的專業性和知識性?首先,歷史的專業性來自對史實的考證、爭論和反思,羅森斯通質疑歷史是否都需要辯論和反思?影像和文字理應得到史學的同等對待。其次,針對電影不能表現集體形象和宏大歷史事件(尤其是政治事件)的質疑,他舉例分析稱電影完全可以勝任這一題材(如《戰艦波將金號》)。再次,羅森斯通認為電影的手段是總結的、綜合的、概括的和象征的,電影需要具體的形象,不能如文字一樣作一般性的陳述,而必須經過概括、凝練、合成和符號化的過程,這本身也是歷史專業性的手段,是在建立在充分和深刻的歷史研究基礎上的。
羅森斯通認為在歷史表達方面,電影還有文字不具備的優勢。首先,文字表達帶來的直白、線性的敘事模式違背了歷史的相對性,忽略了歷史動機和歷史因果關系的復雜性,忽略了歷史細節。電影是由細節的影像組成的,故事情節的推動發展帶動觀眾自發產生情感體驗,創新了歷史的表現形式。其次,由于理論和手段的創新,帶來歷史知識在類別和數量上的爆發,由此引發了歷史講述的困境。電影不但能夠處理歷史問題,還能帶來大量觀眾,讓歷史學家的工作更有社會效益。
羅森斯通研究的前提是對歷史題材電影進行界定。并不是所有電影都具備歷史表達的因素。羅森斯通看重獨立導演和非商業影片中的歷史表達,“這樣的作品為形成所謂嚴肅的或學術的歷史提供了可能性”[3]。商業電影會出于更多考慮向觀眾偏好妥協。但是歷史場景還原的成本是高昂的,電影藝術在真實感的追求上沒有上限,投入更大、制作更精良的商業電影往往更有可能使觀眾獲得歷史環境體驗。因此在歷史題材電影的區分標準上,羅森斯通是模糊的。電影歸根到底是故事劇情的發生發展,如果一類劇情被認為是歷史表達的典范,如何能夠說明其他的劇情不是呢?
二、羅森斯通史學觀點的后現代性
羅森斯通對歷史和電影的思考,最終成為他在2004年提出“實驗史學”(experimental history)的學術背景。“實驗史學”指的是突破傳統的歷史敘事模式,采用感知和再現的手段表達歷史真實,以喚醒過去的“在場”和“經驗”。顯然,羅森斯通找到了電影作為承擔這種歷史學“實驗”的可能性。他希望將“歷史情感”定義為正式的知識類別。他不斷追問“我們在多大程度上希望情感成為一個歷史類別?成為部分歷史理解?歷史通過變得移情而獲得某些東西嗎?”,“電影,簡而言之,通過讓我們對特定的歷史人物、事件和情況快速而深入的感受,能夠增加我們對過去的了解嗎?”[4] “情感”進入是歷史認識論的前提,是在文本層面上解構傳統的歷史知識體系。在傳統歷史知識體系中,學者的研究形成了“歷史真實”的基本意義單位,通過語言的賦義過程,最終形成歷史知識。作為延伸,基本意義單位又在時間和空間上的排列組合形成更大的、線性的意義體。而“情感”沒有時空的連結,很難在實證層面上去探討“情感”的發生和變化。并且由于私密性等原因,作為知識層面的“情感”甚至不能保證一致性。而唯一確信的是“歷史感”是存在的。波普爾說“社會大變動時代,許多歷史主義很容易突顯出來”[5],古風時代希臘部落崩潰解體,或者猶太人被巴比倫征服,個體在面對時代劇變的無力和“漂泊感”,使得赫拉克利特強調時代的變化和矛盾,否定不變與永恒,“戰爭是萬物之父”,因為它“讓一些人成為英雄,一些人成為奴隸”。這與古代中國“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觀點何其相似。“歷史感”必然存在與希羅多德和司馬遷腦中,反應在他們的歷史敘事中。在羅森斯通看來,它也反應在了歷史電影觀眾的腦海里。不通的是觀眾不需要去經歷真正的歷史變化,而只需觀看和體驗。這便是電影作為一種“實驗史學”產生作用的模式。
將“情感”引入到歷史知識體系中,并不是在傳統歷史認識結構中,克服“情感”在實證層面的缺陷,而是要創造一種“新的歷史類型“[6],“這種歷史不是由資料匯編成某種邏輯論證組成,而是在反思記憶和歷史、個人經歷和公共事件的可能性以及它們之間的關系,以及我們如何利用這些東西……來了解我們自己和我們的世界。”[7]董立河教授認為,“實驗史學”的理論基礎是海登·懷特《歷史的負擔》一文中的對后現代史學實踐的評述[8]。懷特認為,歷史研究不需要特殊的資質,歷史學家應該認真對待科學家和藝術家對于歷史研究的看法,并充分尊重指責。在《元史學》中,懷特進一步認為,嚴格的科學解釋和純粹虛構的藝術闡釋之間不存在截然的區分,它們實際上都不過是對世界的隱喻性闡釋或視角。羅森斯通想通過具有歷史知識性質的“情感體驗”來達到甚至替代歷史認識的目的。從這個層面上說,“實驗史學”和他關于史學與電影的觀點在諸多后現代史觀中是比較極端和激進的。
 
參考文獻:
 
[1] [2] [3] [4] [6] [7]  R. Rosenstone, Visions of the Past:The Challenge of Film to Our Idea of History,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8. p.49, p.53, p.53, p.58, p.79, p.155.
[5] K. 波普爾.開放社會及其敵人[M].陸衡等譯,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8(41).
[8]董立河.羅森斯通的實驗史學:實踐與理論[J].史學理論與史學史學刊, 2012.

雜志封面

學術不端

本刊推薦

現實主義題材廣播劇的人文追求

近年來,我國的廣播劇創作呈現出了極強的現實主義趨勢,使這種傳統藝術形式煥發出新的勃勃生機。本文以第十...[詳情]

分析影視動畫形象的符號濫用與寫生的重

在繪畫藝術當中,符號充當了畫面趣味的一部分較為重要的作用。中國早期的動畫對于這方面的借用是非常普遍的...[詳情]

對戰狼熱播的思考

戰狼是由吳京指導的動作軍事電影,講述了脫下軍裝的冷鋒被卷入了一場非洲國家的叛亂,本來能夠安全撤離的他...[詳情]

版權信息

主管 黑龍江日報報業集團

主辦 黑龍江日報報業集團

出版 《傳播力研究》編輯部

主編 李濤

主任 李航

編輯 趙彩云 楊奧贏

聯系方式

地址 哈爾濱道里區地段街1號(150010)

電話 0451-58863788

手機 13704505745

郵箱 [email protected]

本刊聲明

因近期不斷有人冒用本刊名義,向學界和業界廣泛征稿,并索取所謂版面費,對本刊造成損害。現本刊聲明如下:

一、 本刊投稿信箱為:[email protected],任何別的信箱與本刊無關;

二、 本刊從未授權任何單位代為受理此事。因此,作者與外間各種所謂代理發表論文的機構簽約以及由此產生的矛盾、糾紛,都與本刊無關。

另外,因本刊編輯部人力所限,對于稿件的處理方式也聲明如下:

一、本刊對來稿一律不退,不發用稿通知。如所投稿件兩個月內未被錄用,作者可將稿件另投他處。有時因版面所限,編輯會在尊重原文的基礎上,對錄用稿件略作刪改。如有異議,請在來稿中說明。

二、本刊堅決反對一稿多投。

水果女孩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