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號消費與身份建構:手機網游《王者榮耀》粉絲群體研究
摘 要:由騰訊游戲開發的《王者榮耀》手機網游一經推出就獲得了大眾廣泛的關注,并由此形成一批《王者榮耀》粉絲群體。本文首先分析了《王者榮耀》手機網游的本質是構建了一個粉絲群體狂歡的“虛擬游樂場”,并從符號消費和身份建構兩方面入手,用符號消費理論、鏡像理論和身份...
關鍵詞:粉絲群體;符號消費;身份建構
作 者:張旖 [ 上海交通大學媒體與傳播學院][論文查重]
正 文:

 
《王者榮耀》是由騰訊游戲開發的一款運營在移動端的MOBA類手機網游,憑借其移動端特有的優勢,以及其對戰時間短、易上手、可玩性強等特點,使其僅上線不久便迅速占據手游市場。《王者榮耀》作為一個“現象級”手游,為大眾創造了游樂場似的虛擬世界,形成一大批為之瘋狂的粉絲群體。
  • 《王者榮耀》手游:虛擬游樂場和粉絲狂歡
毫無疑問,網絡游戲是新技術的產物,是由無數個“0”和“1”的虛擬符號組成的虛擬電子產品,因此網絡游戲創造出的也是一種虛擬語境,在這個虛擬語境中包含了一個個虛構的故事,這些故事組合在一起,建立起了一個虛擬的游戲世界。
《王者榮耀》正是這樣由一個個故事支撐起的虛擬世界。為了使這個世界更具“真實性”,它擁有虛構的歷史,并且每段歷史時期都有特定的故事情節。在游戲設定的這些歷史階段中,世界不斷地誕生、毀滅又重生,游戲故事中的人物也有各自的人設和故事背景。
些帶有魔幻色彩的故事刺激著玩家的感官神經和好奇心,每一個玩家都在游戲中都變身成了生存在王者大陸上的“召喚師”并擁有超能力,玩家們沖鋒殺敵,為了取得更高的榮譽稱號而參加一場場的戰斗。由于網絡的匿名性和虛擬性,人們可以在其中肆意地發泄自己的情緒,在這樣狂歡式的文化中獲得日常生活中被壓抑的快感,以此來規避現實世界,擺脫現實的束縛和壓力。
  • 《王者榮耀》粉絲行為:符號消費與虛假需求的滿足
在消費主義盛行的今天,各種符號系統通過豐富多彩的商品控制著消費者以及社會,被各種商品所包圍的消費者不再是自由、主動個體,而是成為商業的傀儡,不斷地去消費符號來獲得虛假的滿足感和幸福感。而商業也是采用這樣的手段來蒙蔽大眾心靈真正的需求,以此來獲得更多的商業利潤。
《王者榮耀》粉絲們通過操縱虛擬角色來進行游戲消費。這種消費行為并不是為了滿足任何現實需求,而是為了享受游戲帶來的快感,并通過這種“符號消費”的方式來滿足自己情感和精神的需求。粉絲們在游戲過程中所消費的“符號”主要有以下幾種形式:
(一)娛樂感
為了使游戲更具可玩性,游戲設置的每一個游戲角色定位、玩法各不相同,粉絲們在體驗各種角色中獲取娛樂。此外,《王者榮耀》中還設置了任務模式、克隆大作戰、深淵大亂斗等娛樂模式,使得粉絲們在單一的5V5競技之外還能體驗到不同的娛樂模式,增加娛樂體驗。《王者榮耀》作為一個娛樂工具,它的粉絲們全身心地投入于游戲,并樂此不疲地消費其帶來的娛樂感。
(二)身份、地位和成就感
在《王者榮耀》中,每個玩家掌控的角色都可以通過打排位賽獲得自己的“段位”,粉絲們每贏得一場比賽,就會在原本的段位上提升一個等級。毫無疑問,段位就是身份的象征,段位越高,代表戰斗力越強,一些厲害的玩家還會被粉絲們封為“大神”。粉絲們通過參加游戲來提升自己的段位,以此來獲得高身份、高地位帶來的成就感。此外,在每場游戲“戰斗”結束后,系統會根據玩家殺敵人的數量、助攻隊友的次數、自己死亡的次數等來給每個玩家打分,表現最好的玩家會被封為本場的“MVP玩家”。粉絲們為了獲得戰斗勝利的成就感和“MVP”的榮譽,往往會在每場戰斗中竭盡全力戰斗。因此可以說粉絲們是為了消費這樣虛擬身份帶來的身份、地位以及成就感而不斷地參與到游戲中。
(三)歸屬感
《王者榮耀》是一個團隊游戲,每場戰斗由自己團隊的五個人對抗對方團隊的五個人。每個人在團隊中都代表著不同的角色,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戰術、走位和功能,在團體戰斗中,團隊的勝利需要依靠每個玩家不同的技能和能力來達到,缺少一個人都可能導致整場戰斗的失敗。而正是因為一個人無法取得比賽的勝利,粉絲們便可以在打游戲的過程中得到團隊協作的快樂,粉絲們消費這種團隊協作的歸屬感。
(四)社交的快感
玩家可以通過微信和QQ直接登陸游戲,只要上線就可以看到自己的好友是否也在游戲中,并可以邀請好友一起參加戰斗,在游戲的過程中,還可以與好友發文字或者語音進行溝通。此外,可以組建自己的戰隊,和戰隊成員一起參加戰隊賽來獲取額外的游戲獎勵等。因此,《王者榮耀》不僅僅是一個游戲平臺,也成為了一個社交平臺。而它又擁有超越普通社交平臺的可玩性和娛樂性,更能促進人們的互動和交流。在經典的馬斯洛五層需求中,社交需求僅排在基本的生理和安全需求之上,粉絲們在游戲的過程中消費著社交帶來的快樂。
總而言之,正是因為游戲中符號消費所帶來的強烈的滿足感,粉絲們才會沉浸在游戲的世界中而不能自拔。粉絲們通過不斷參與游戲來提升虛擬的能力和裝備,以此來獲得所謂的勝利或實現權力的控制,并從符號消費的過程中獲得虛假的滿足感。而網絡游戲生產商因為利潤的驅動,還會故意制造各種虛假需求來誘惑粉絲們進行符號消費,使得粉絲們認為這種需求即是合理的也是美好的。很多人甚至花費人民幣去獲得更多的皮膚、英雄和銘文等來提升自己的裝備,以此來升級這種符號消費的體驗,滿足于消費時獲得的短暫愉悅,而這一切僅僅是為了一些虛無的網絡符號。
  • 《王者榮耀》粉絲的自我身份建構和群體身份認同
如果說《王者榮耀》的粉絲們玩游戲的實質是符號消費,那么符號消費的實質又在于身份的建構。粉絲們通過在《王者榮耀》中消費娛樂感、成就感、歸屬感及社交的快感來重新構建與自己的社會身份不同的另一種身份,這種自我身份建構是通過多種不同的形式來進行的。
(一)不同的自我形象:社會角色扮演與《王者榮耀》粉絲
身份認同理論認為,我們對個人身份的認定和審視會根據所處的不同社會情景呈現出差異。現實生活和網絡空間是兩個不同的媒介環境,兩者的情境不相同,因此人們對自己身份的建構也會隨之發生變化。
戈夫曼的戲劇理論將日常生活看作舞臺表演的前臺與后臺,他認為:“前臺是個體在表演期間有意無意使用的、標準的表達性裝備。”[1]其中,現實生活就是所謂的“前臺”,而由《王者榮耀》架構起來的虛擬網絡游戲空間便是 “后臺”。
在“前臺”中,人們往往受到個人身份角色的束縛。因為社會道德的規范,人們為了努力扮演自己的社會角色,無法在現實生活中展示完全真實的自我。“后臺”是人們能夠放松身心、宣泄情緒的地方,不受到“前臺”的約束。網絡空間作為一個“后臺”,其匿名性和虛擬性的特點使得人們可以暢所欲言,從現實的束縛中解脫出來。
因此,在《王者榮耀》的游戲中,借著游戲中虛擬角色的軀殼,人們可以做真正的自我。例如,現實中的同性戀為了不被看作異類而刻意偽裝自己,但在游戲中卻可以選擇女性角色作為自己的身份;又如在現實中被受盡領導折磨而不敢反抗的員工,在游戲中卻可以化身為隊伍的領頭羊,帶領團隊取得戰斗的勝利。人們從現實的束縛中解放了出來,個性化自我能夠得到充分的展現,甚至可以在游戲中建構出一個完全不同的自我來。
(二)他者與自我:作為“他者”的虛擬英雄與粉絲自我身份的建構
根據鏡像理論,“自我”是建立在“他者”的基礎上的并且總是在一個“他者”的參照下形成的。“自我”是通過與“他者”在互動過程中以想象性的認同來確立出“自我”的一種身份。
在《王者榮耀》游戲中,虛擬英雄形象便是粉絲們理想自我的影像投射,是鏡中的那個“他者”,并且推動著粉絲們想象性自我的身份建構。在《王者榮耀》中,幾乎每個英雄都是根據中西方古代神話傳說中的英雄豪杰改編而成的,使玩家的潛意識里產生了崇拜和向往的心理。當粉絲們在游戲的時候,便可以“化身”成為這些英雄,在這個過程中,粉絲們消費著這個虛擬英雄角色,把自己代入進了“鏡像”中的虛擬角色,并產生了這樣一種“我消費了什么,就成為了什么”的錯覺:自己是和這些虛擬英雄角色一樣厲害的人,擁有非凡的能力和精致的容貌。然而事實上,粉絲們將自我與虛擬英雄聯系起來的時候,僅僅只是對于虛擬英雄形象的一種想像性的理想“我”的迷戀。
(三)想象的共同體:《王者榮耀》粉絲群體的建構和認同
本尼迪克·安德森在《想象的共同體》中將“民族”界定為,“它是一種想象的政治共同體——并且,它是被想象為本質上有限的(limited),同時也享有主權的共同體。”[2]而對于一個微觀的粉絲群體來看,更多表現的是由情感、人際關系、實踐活動等所共同聯結起的一個粉絲文化場域。
《王者榮耀》的粉絲們正是通過建立起這樣一個“想象的共同體”來進行粉絲身份的認同。在《王者榮耀》中,粉絲們可以和好友互贈金幣、皮膚等來增加“親密值”。粉絲們還可以建立起自己的游戲戰隊,通過比賽的勝利來獲得更高的戰隊排名,以此獲得更高的團隊榮譽。《王者榮耀》的粉絲群體還建立起了自己獨特的文化。例如“猥瑣發育,別浪”、“穩住,我們能贏”等,是粉絲之間耳熟能詳的“流行語”,而不在游戲圈中的人甚至不知道這些話的意思。粉絲們在游戲中消費著游戲帶來的娛樂感、團隊協作的歸屬感和社交帶來的快感,逐漸地,粉絲們發現一起玩《王者榮耀》的這一部分人是同類人,并且自己與其他游戲的玩家是那么的不相似,在這個與其他人的對比和對自我群體的認同的過程中構建起了一種新的、共同的身份:《王者榮耀》粉絲。
  • “被動”與“主動”的《王者榮耀》粉絲群體
在商業的驅動下,游戲粉絲作為其最大的受眾,游戲商利用游戲粉絲符號消費的需求總是想盡辦法從他們身上榨取更多的利潤。從這個角度來說,游戲粉絲也許是被動的,在游戲商的“霸權”之下毫無抵抗的意識和能力。
但是實際上,游戲粉絲卻不完全是被動的,他們并不完全屈服和接受游戲商強加于他們的意義。正如約翰·菲斯克將大眾文化比喻成一個斗爭的場所,作為大眾文化在移動互聯網時代杰出代表的手游也自然構成了一個沒有銷煙的虛擬戰場。例如,在各大游戲論壇里總是隨處可見各種各樣的《王者榮耀》游戲攻略和秘籍,這些都是玩家們根據的游戲經驗總結和創造出來的,其中有些秘籍中揭露的游戲漏洞甚至連游戲生產商都沒有意識到。又如網絡上盛傳的“同人文化”也可以體現游戲粉絲的“生產力”。玩家根據游戲中的虛擬角色,為他們編寫“同人故事”,又或者用調侃、戲謔、拼貼等方式創造《王者榮耀》游戲的惡搞視頻等。最終,游戲商精心設計的游戲元素最后變成了粉絲們創作的動力和源泉,粉絲們正是通過這樣的“生產”方式實現自己的抵抗。從這個角度上來說,粉絲們也具有很大的積極性和主動性。


[1]安東尼·吉登斯(著),趙旭東,方文等(譯).現代性與自我認同[M].北京:三聯書店,1998.
[2]本尼迪克特·安德森(著),吳叡人(譯).想象的共同體:民族主義的起源與散布[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

雜志封面

學術不端

本刊推薦

基于“互聯網+”思維的圖書出版新路徑

互聯網和傳統行業的結合可以創造新的發展生態,形成新的產業結構,從而提升傳統行業的創造力和生產力。運用...[詳情]

論網絡媒體標題黨的倫理失范問題

標題是一篇文章最重要的部分,能夠起到概括文章內容、吸引觀眾注意力的作用。但是目前,有很多媒體借助網絡...[詳情]

移動視頻直播app走紅原因及衍生問題

直播作為一種現象級傳播方式在近幾年內引起了廣泛的注意,2016年甚至被稱為直播元年。直播已經以各種途徑滲...[詳情]

版權信息

主管 黑龍江日報報業集團

主辦 黑龍江日報報業集團

出版 《傳播力研究》編輯部

主編 李濤

主任 李航

編輯 趙彩云 楊奧贏

聯系方式

地址 哈爾濱道里區地段街1號(150010)

電話 0451-58863788

手機 13704505745

郵箱 [email protected]

本刊聲明

因近期不斷有人冒用本刊名義,向學界和業界廣泛征稿,并索取所謂版面費,對本刊造成損害。現本刊聲明如下:

一、 本刊投稿信箱為:[email protected],任何別的信箱與本刊無關;

二、 本刊從未授權任何單位代為受理此事。因此,作者與外間各種所謂代理發表論文的機構簽約以及由此產生的矛盾、糾紛,都與本刊無關。

另外,因本刊編輯部人力所限,對于稿件的處理方式也聲明如下:

一、本刊對來稿一律不退,不發用稿通知。如所投稿件兩個月內未被錄用,作者可將稿件另投他處。有時因版面所限,編輯會在尊重原文的基礎上,對錄用稿件略作刪改。如有異議,請在來稿中說明。

二、本刊堅決反對一稿多投。

水果女孩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