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萬成講古語言藝術初探 ——以“大型歷史人物系列講古《廉政兩帝師》”為例
摘 要:閩南話稱“故事”為“古”,將講故事、說書稱為“講古”。林萬成系央廣播音指 導、2012年度中國播音主持“金話筒獎”獲得者。他的講古作品深受兩岸閩南方言區聽眾的喜愛,而其成功關鍵,全在于播講者對語言的駕馭。本文以林萬成退休前的講古壓軸之作——“大型歷史人物...
關鍵詞:林萬成;講古;廉政兩帝師;閩南話
作 者:謝良建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論文查重]
正 文:

 
閩南話稱“故事”為“古”,將講故事、說書稱為“講古”。林萬成系央廣播音指導、2012年度中國播音主持“金話筒獎”獲得者。林萬成的講古作品深受兩岸閩南方言區聽眾的喜愛,而其成功關鍵,全在于播講者對語言的駕馭。“大型歷史人物系列講古《廉政兩帝師》”作為林萬成退休前的講古壓軸之作,集大成地展現了其在20多年廣播講古生涯中,逐步形成的別具魅力的語言風格。本文試以該作品為例,梳理總結林萬成在閩南話語匯和表達方式等方面的“獨家秘技”,以期一探其講古廣俘人心的魔力所在。
一、爐火純青的熟語運用
熟語是我國語言詞匯中一種定型化的短語和句子,包括成語、諺語、慣用語和歇后語。
《廉政兩帝師》講述的是清朝乾隆和嘉慶皇帝的老師——漳浦人蔡世遠、蔡新為官清廉、盡忠職守的故事,要向普羅大眾呈現這一“文不甚深,言不甚俗” 的作品,講古者需要將原著的書面語言轉換成聽眾熟悉、易懂、歡迎的口頭語言,尤其是熟語。熟語在《廉政兩帝師》中出現的比例極高,僅以第三十一回為例,蔡新平定緬亂,乾隆賜其紫禁城騎馬,三天后,蔡新棄馬改轎,并在早朝向乾隆解釋:
臣騎著雄俊的高頭大馬,好比身處二樓“坐懸看低”(居高臨下),常引得路人駐足觀看,看似頗為風光。但臣想,都說“痟貪軁雞籠”(因小失大),更所謂“高處不勝寒”,臣這樣做,容易引起他人妒忌,“銃拍出頭鳥”(槍打出頭鳥),“毋驚虎生三粒嘴,只驚人懷兩項心”(人心叵測),這無形中給自己樹了敵。“歹人厚話,歹米厚稗”(人言可畏),這是臣所不愿看到的,也是皇上所不愿看到的。
在這一121字的段落中,林萬成使用了6條、合計41字熟語,約占該段落的1/3。如此高頻率運用熟語的段落在作品中還有多處,其他散見的熟語運用更是不勝枚舉。
二、豐富多彩的修辭手法
林萬成講古善于運用各種修辭手法,將故事講得形象生動,以下列舉其最常用的比喻、夸張、設問來討論。
(一)比喻
比喻是《廉政兩帝師》里出現頻率最高的修辭手法,它以具體說明抽象,充分表達不易形容的意象,使復雜的事物、道理變得簡潔明了,而且鮮明生動、耐人尋味。
林萬成最常使用以“若”、“親像”(好比)等為喻詞的直喻,如形容心花怒放——“心肝若磅米芳”(心里像爆米花),形象貼切,讓人印象深刻。
隱喻則是以“是”作為喻詞,將本體和喻體進行隱藏的比較。三歲的蔡世遠臨睡前,總央求母親讀《千字詩》和《三字經》給他聽,一日不聽便無法入眠,“看來《千字詩》、《三字經》是蔡世遠的安眠藥”——林萬成以“安眠藥”暗喻《千字詩》和《三字經》,一語點明蔡世遠從小求知如渴、與眾不同。
(二)夸張
林萬成善于使用夸張的修辭法來描述人、事、物,例如形容某物微乎其微,必定言其“鼻屎大”,七品芝麻官是“鼻屎大的官”、小肚雞腸是“胸懷鼻屎大”。
夸張有時也用來渲染人物的情感,喜不自勝常被夸張成“歡喜甲嘴仔會歪”(樂得嘴都歪了)或“歡喜甲毋知今仔拜幾”(高興得連今天周幾都忘了)。
上述夸張手法的運用,雖然言過其實,卻因“聳人聽聞”而使原本平淡無奇的事物變得新奇而扣人心弦,感染力更強,形象更鮮明。
(三)設問
設問,是為了強調某部分內容而明知故問。在作品中,林萬成有時代替聽眾提出疑問,發問后隨即拋出答案。例如:
蔡世遠這日佇冊房咧泡茶,門跤口雜差仔工來“報告”:“有一個學生叫雷鋐欲來揣你。”雷鋐是啥人?寧化人,雍正十一年的進士,官做到都察左副都御史。(一日,蔡世遠正在書房中泡茶,門外雜役進來稟告:學子雷鋐求見。雷鋐是何許人也?寧化人,雍正十一年進士,官至都察左副都御史)[①]
也有些設問是代替作品中人物發出疑問,只問不答。例如第三十七回,蔡新休致返鄉,常坐一頂破轎出門,鄉中頑童見轎經過,便爬到路旁樹上往轎頂撒尿,
蔡新攑頭一看,天著好好啊,日頭赤炎炎,哪有落雨呢?(蔡新抬頭一看,晴天白日,哪來的雨呢?)
設問的巧妙運用,可以制造懸念,緊抓聽眾注意力,不斷啟發其思考;同時,突出某些內容,使作品起波瀾、有變化。
除了比喻、夸張、設問以外,林萬成在講古中還善于使用對偶、排比、重復等各種修辭手法來使故事更生動、引人入勝,由于篇幅關系,對其他修辭手法本文不再一一舉例闡述。
三、智慧閃現的慣用套語
套語是講古者在講述故事時,習慣使用的具有固定結構的語詞或短句。林萬成慣常采用的套語,有些屬于敘述方式的程式,有些屬于內容上呈現敘事情境的短句,前者如“話頭這時愛講……”(話說……)、“閑仔話莫講”(閑話少敘)等,與普通話說書套語幾無二致,在此略過,著重解析后者。
在內容上有助于呈現敘事情境的套語很多,大部分引用昔時賢文或閩南話熟語,來增強意象的傳達。例如:勸人生命不息、奮斗不止,用“水停百日會生蟲,人閑百日會破病”;遇有不速之客,常用“紅關公,白目眉,無人請自己來”。林萬成引做套語的昔時賢文和閩南話熟語,一方面因對仗押韻、通俗簡練而深受聽眾的喜愛,成為“林氏”講古的重要語言特色;另一方面又因為包含眾多哲理智慧,有助于聽眾的理解和想象,從而增添了作品的藝術價值。
四、張弛有致的語言節奏
林萬成的講古作品,語言節奏張弛有致,這不僅得益于他在表現不同情節內容時,格外注重語速、語流和語氣的綜合運用,還由于他在播講時有機運用了貫口、韻文、閩南四句等技巧。
(一)貫口
貫口是評書中“說”功的一種,播講者將篇幅較長的一段詞流暢清晰地一氣說出,以達到渲染情節、產生笑料等作用。《廉政兩帝師》第十回,林萬成用了一段貫口為地痞惡霸林阿狗“開臉”[②]:
有的聽眾朋友若咧問講:林阿狗生做什么款?你著注意聽:目珠若鳥鼠,鼻仔是鷹鼻,喙唇厚厚,嘴齒閣地包天,恁兜烘爐若欠葵扇,直透借伊兩扇耳。伊的嘴䩉皮若像予蟾蜍放尿,粗甲會做銼仔,若是食料理什么“沙西米”,欠姜汁直透借伊皮來銼。伊的頭殼粒仔若天頂的星,若癩哥一四界粘黐黐,伊閣時不時出手去控疕,真是:扒也癢、控也癢,粗皮毋死欲按怎樣,趕快叫醫生做和尚。(聽眾朋友若要問:林阿狗長得啥模樣?您得注意聽:賊眉鼠眼鷹鉤鼻,唇厚牙齒地包天,誰家煽火缺葵扇,直接向他借雙耳。臉頰蟾蜍來撒尿,粗糙堪比鐵銼刀,要吃料理“沙西米”,姜在雙頰可銼汁。腦殼仿似滿天星,遍布癩痢粘糊糊,他常用手把痂摳,真是:撓也癢、摳也癢,奇癢欲死奈如何,直教醫生做和尚)
這一原本可能一閃而過的人物白描,因了一段愛憎分明、極盡渲染夸張之能事的貫口,激揚出形象生動的語言趣味,讓聽眾在忍俊不禁的同時也記住了這個丑陋不堪的反面人物。
(二)韻文
韻文是講究格律、押韻的文體,要求使用韻母相同或相近的字作句子的結尾,使播講產生鏗鏘和諧的音韻美感。駢散結合的韻文是林萬成在《廉政兩帝師》中頻繁使用的語言技巧,以下僅以第六回“一見鐘情穿燈腳”為例試以闡釋。
蔡新與何府大小姐在花園相遇,何小姐走時掉下了一方手帕。
蔡新上前行倚來抾起<khí>,前從后從想欲交還伊<i>,這夢中的人無去一目囁<nih>,此情此景毋通暗暝見<kìⁿ>。我哪通佇花園鼻香味<bī>,來去找因老爸較四序<sī>[③]。(蔡新走近拾起,追了上去想交還,但何小姐已不知去處,估計只能夢中再見伊人。他心想:我可不能在花園傻等,得趕緊去找何父)
林萬成正是善于在原本以“散敘平說”為主的講古中,將這些韻文適時地穿插其間,從而避免平鋪直敘,使講古作品的語言節奏高低起伏、散韻交織、色彩斑斕、錯落有致。
(三)閩南四句
閩南四句是閩臺民間早年盛行的一種口頭文學,格式多為七言或八言四句。林萬成在閩南話古音、轉韻、詩詞格律方面有較深研究,編撰閩南四句游刃有余,且常能在其中嵌入典故,使這些閩南四句意涵深刻。
閩南四句在《廉政兩帝師》中有多種用途,有時出現在章節起首,恰如評書中的“定場詩”,如第二十九回開頭,
各位,人講“萬善孝為首”,家庭圓滿就自由,世間無可蹛永久,若做過失著愛收。……(各位聽眾,都說“百善孝為先”,家庭圓滿就自由,世間無法永久待,若犯過錯就得改。……)
一則閩南四句開門見山地告訴聽眾:本回將講述蔡新孝敬母親的故事。
另外,《廉政兩帝師》中有大量的書信、公文內容及人物對話,如果按原作“照本宣科”難免沉悶乏味,此時,林萬成便會用閩南四句加以“破解”。例如第十五回,臺灣朱一貴率眾起義,蔡世遠去信藍鼎元,要他入臺輔助藍廷珍收復臺灣,平定叛亂。信里寫道:
現時朝廷咧準備,早日派人臺灣去,安心經營好辦理,百姓才會出頭天。(如今朝廷正準備,望你早日赴臺灣,用心經營細管理,百姓方有太平日。)
上述這些在起承轉合、刻畫事物、描寫場面等處加入的閩南四句,可謂言簡意深、恰到好處,透過這些閩南四句,我們足可以看出林萬成駕馭語言文學的能力之高。
五、借今說古的時代色彩
歷史向前發展,語言也應與時俱進。在講古作品中,林萬成往往會擇取現代詞匯,將古書新說、新解,既使其別具一番韻味,更著重在通俗易懂,使作品語言貼近當下,貼近聽眾生活。
    第十一回,在解釋“義田”一詞時,林萬成說道:
“義田”也是稅人、贌人,毋過所有的錢攏是咧救散赤家庭、教育,抑是孤寡生活無下落的,就是這當時講的“最低收入保障線”。(“義田”也是租予人耕種,不過所得都用于扶持教育,救濟貧困家庭或孤寡、生活無著者,相當于如今的“最低收入保障線”。)
用聽眾耳熟能詳的“最低收入保障線”這一當代詞匯加以解釋,古代“義田”的作用頃刻明了易懂。
除了將當代詞匯嵌入古代故事,林萬成“借今說古”的另一種形式是在閩南話播講中“點綴”普通話甚至外語,使作品更為風趣幽默。例如第五回,蔡新在何府花園巧遇何小姐,
伊趕緊行倚去,笑仔笑講:“何小姐,你早!”(他趕緊走上前,笑著說“何小姐,你早!”)
林萬成之所在此使用普通話的問候語,意在刻畫一個飽讀詩書卻又拘謹羞澀的書生形象。
    這些出其不意的“古書新說”,常常成為林萬成講古作品的生花妙筆,使其語言變得生動活潑,令人過耳不忘。
 
講古是閩臺兩岸優秀的口頭文學形式之一,深受聽眾的喜愛,但對講古的研究卻非常寥落。目前導致講古低迷的原因很多,其中學術界對其關注不夠是原因之一。筆者寫作本文的初衷,一是因為林萬成從中央人民廣播電臺退休后,電臺講古遭遇“斷檔”,亟需對林萬成多年的講古藝術探索進行理論梳理和系統總結,以供后來者學習借鑒;二是因為閩南話廣播異于普通話廣播的方言特性,使其對主持人“口語化”的表達能力有更高要求,學習林萬成的語言表達藝術,無疑有助于閩南話主持人更好地駕馭閩南方言,制作出地道“對味”的閩南話廣播節目。


[①] 加著重號文字即為設問部分。
[②] 評書作品中主要人物第一次出現時,說書人對其面貌膚色、身材體形、穿著打扮等的集中介紹。
[③] 本段例文使用了閩南話韻母i和相近韻母iⁿ。

雜志封面

學術不端

本刊推薦

全媒體時代新聞類播音主持魅力提升探究

隨著全媒體時代的到來,媒體傳播形式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作為新聞類播音主持,必須要適應時代發展潮流,根...[詳情]

播音主持言語交際與情感表達對策研究

近年來我國經濟取得了穩定較快發展,我國的文化產業也變得越來越重要,隨著播音主持節目層出不窮,而對播音...[詳情]

網絡媒體沖擊下電臺播音主持風格轉變趨

當前我國網絡媒體的發展勢頭迅猛,電臺播音主持風格的轉變,是為了迎合這一發展的必然要求。隨著網絡時代的...[詳情]

版權信息

主管 黑龍江日報報業集團

主辦 黑龍江日報報業集團

出版 《傳播力研究》編輯部

主編 李濤

主任 李航

編輯 趙彩云 楊奧贏

聯系方式

地址 哈爾濱道里區地段街1號(150010)

電話 0451-58863788

手機 13704505745

郵箱 [email protected]

本刊聲明

因近期不斷有人冒用本刊名義,向學界和業界廣泛征稿,并索取所謂版面費,對本刊造成損害。現本刊聲明如下:

一、 本刊投稿信箱為:[email protected],任何別的信箱與本刊無關;

二、 本刊從未授權任何單位代為受理此事。因此,作者與外間各種所謂代理發表論文的機構簽約以及由此產生的矛盾、糾紛,都與本刊無關。

另外,因本刊編輯部人力所限,對于稿件的處理方式也聲明如下:

一、本刊對來稿一律不退,不發用稿通知。如所投稿件兩個月內未被錄用,作者可將稿件另投他處。有時因版面所限,編輯會在尊重原文的基礎上,對錄用稿件略作刪改。如有異議,請在來稿中說明。

二、本刊堅決反對一稿多投。

水果女孩电子游戏